当前位置:hichance.com国学红楼梦中表面喜欢偷吃好色的贾琏,到底有多深的心思?
红楼梦中表面喜欢偷吃好色的贾琏,到底有多深的心思?
2022-09-03

贾琏是《红楼梦》里一个复杂的人物,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贾琏这个人物非常关键,也很矛盾。说他关键是作为荣国府嫡长孙,贾琏突出了王熙凤的真实地位。反过来贾母对王熙凤的宠爱,也透露出贾母对嫡长孙贾琏的疼爱,突出贾琏荣国府不可替代继承人的绝对地位。

贾琏的矛盾在于他是贾家第四代中,不多的有持家能力,且又坚持道德底线的人。这从两件事能看出一二。

一,贾赦看上石呆·子的扇子,让贾琏去弄来。贾琏并没有巧取豪夺,而是坚持公平买卖。这是贾琏最可贵的品质,不仗势欺人。

二,凤姐陪房来旺的儿子要娶彩霞为妻。林之孝说这小子品行不端,贾琏也认为不该害了人家女儿。最后是王熙凤强行做成这件事。

贾琏犯错的原因在于悍妻王熙凤,让他失去了原则。不要小看这件事。因为贾琏被描绘最多的“偷鸡摸狗”那些事,根源还在王熙凤身上。

贾家子孙越来越腐朽。从贾赦开始,贾珍、贾琏、贾蓉,包括贾宝玉,都不算什么“端正”的人品。各有各的问题。

贾琏论荒唐不如父亲贾赦,论无耻不如堂兄贾珍,论下流也不如侄儿贾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何以他的那些偷鸡摸狗被不断地揭发呢?这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红楼梦》的故事,主要以荣国府为主,很少提到以外的其他。写宁国府也就是秦可卿从病到死、除夕祭宗祠、贾敬去世等,都与“亡”有关。宁国府的“宁”也有止息之意。

荣国府内分两房,二房贾珠去世,次子贾宝玉为主,处于内宅角度。长房贾琏为主,处于外宅角度。这就很好地分开了《红楼梦》的两条线索,世俗线和家庭线。

贾琏主导世俗线,以王熙凤为主要表现。

贾宝玉主导家庭线,以大观园为主要表现。

贾琏代表了贾家堕落的一面,而通过贾宝玉眼中看女儿的出色,反而更给了贾家绝望的又一面。

所以,贾琏的“桃色新闻”不断被作者写到,反应的就是贾府男人们的不堪,更反衬出女人们的“巾帼不让须眉”。

但同时也不要忽略,贾琏接二连三与女人们厮混的背后原因,是王熙凤不断膨胀的野心,以及日益跋扈的悍妒作风已经严重影响了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荣国府嫡长房的子嗣问题。

贾琏第一次与多姑娘厮混,是第二十一回,那时女儿大姐得了天花,贾琏要斋戒住到外书房。可他就像挣脱了牢笼的禽兽,急不可耐地要“生事”。

作者用“饥鼠”形容贾琏,看似不堪实则是被压抑之后的必然反应。典型的欲求不满。

他随后抱怨王熙凤“我不过想换个样儿,就扭手扭脚……”既是王熙凤保守,也代表王熙凤的不再顺从。而古人为妻之道的要求就是“三从四德”。

王熙凤要为贾琏的行为负很大责任。起码在当时的环境下,她对贾琏的控制导致了一系列“是非”出现,并最终导致她的悲剧。

多姑娘时,贾琏去了她家里,表现得极为不堪。但等到第四十四回王熙凤生日当天,贾琏竟然堂而皇之地将鲍二家的带回了家,当众在她最高光的时刻打了脸。

如果王熙凤警觉,她就应该改变策略。可惜王熙凤在明知贾母对她妒忌大闹不满意,指出她“喝醉酒吃起醋来”不应该时,还依然如故,只能说她对贾琏接二连三“犯病”的深意并不了解。而夫妻之间不真正了解,正是大忌。

第六十五回,贾琏偷娶尤二姐,彻底将生米煮成熟饭,让王熙凤特别被动。

贾琏这三次出轨,去多姑娘家,带鲍二媳妇回家,在外偷娶尤二姐,一步步变本加厉。王熙凤的反应也是逐渐升级,并最终导致下手害死了尤二姐和腹中孩子。

回看这三件事,会发现贾琏出轨并不是简单地“发泄”,反而循循善诱的设计,一步步将王熙凤塑造成悍妒妻子,并将她的恶毒彻底激发出来,最终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一从二令三人木”,是王熙凤对贾琏的人生三个阶段。开始顺从,随后命令,最后被休。反过来贾琏是开始做主,随后顺从,最终反客为主休了王熙凤。

看《红楼梦》就要前后关联来看。贾琏出轨哪里是本人不堪,反而是与妻子勾心斗角的结果。而这一切也是源于王熙凤独霸房帷,不许贾琏纳妾耽误了嫡长房的子嗣。

贾琏不反抗就有绝后的风险,他能忍,贾母、贾赦也不能忍?!在那个男人三妻四妾的年代,王熙凤想要通过控制、压制丈夫从一而终,注定得不到好结果。除非她自己能生出儿子。

贾琏三次出轨的设计也很巧妙。第二十一回,第四十四回,第六十五回,推测是在第八十八回,贾琏与王熙凤彻底恩断义绝。可惜续书八十回后已经面目全非,不得而知了。